跳至主要内容

我们向往的美好,何时降临?

七月转眼降临,2021年的上半年也就如此成为过去。只是今年的这上半年比起去年的上半年,情况似乎更加不好了。疫情在行管令执行了好几个月下,依旧高居不下,真的有MCO了个寂寞的感觉啊!
在家渡过了母亲节,父亲节,还有我们的十五周年恋爱纪念日。
每一年都会制作一本photobook,还真的不晓得明年是否能够凑成一本书,因为今年拍照的场景80%都是家里啊。ORZ
闲暇时候就开始一些画作,仿佛已经要变成深宫里的人了,哈哈! 真心期盼疫苗快点发挥效用,回到我们的正常生活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Congkak

今天无意间在apps store 发现了congkak这个游戏,马上下载来玩玩。游戏是很不错,可是脑子里一直想要抓着玻璃珠子。抓着玻璃珠子的手感,听着玻璃珠子跌落洞里和木头相撞而发出的清脆声音,这一些都不是游戏有办法模拟的。当然,我更想念的是和我玩congkak的对手。 congkak在我们的玩伴里并不陌生,几乎每一家都有一艘。那时候玻璃珠子还真的很便宜,一盒一百粒也只卖一零吉。而且玩congkak的木板也很讲究,如果木质太粗糙,很容易有小木刺会刺伤手,或是刺到指甲。所以历史越悠久的congkak越好,因为表面都给磨到平滑了,可以很安心的伸手进一个又一个的洞里抓珠子。 congkak有很多种不同的规矩,通常我们都会在游戏开始前说好最后全部珠子入洞为赢家或是相反。偶而也会耍诈,就是把两个珠子藏在手里,碰到空洞时就假装时从洞里抓起两粒珠子;再不就是用假动作假装把珠子放入洞里,但是其实是悄悄skip了。当然传珠子的本领要多加练习,以免穿帮。很多时候被抓包,大家也就笑笑道歉了事。 很怀念没有电脑,astro,iphone的年代。放学后百般无聊的我们,就以这些小玩意为伴。偶然没有玩伴,就会缠着外婆陪我玩。滴滴答答的,又一个下午 ......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Congkak 玩法(摘自维基百科) : 每回合玩家輪流行棋,從己方有棋子的小洞取出所有棋子,以順時鐘方向分配到其他的洞中,但不經過對方大洞,一洞分配一顆,直至分配完。 最後分配的一顆棋子若落在有棋子的小洞中時,需再從該洞再進行分配動作,直到最後分配的棋子落無棋子的小洞方結束回合。 最後分配的一顆棋子若落在己方大洞中時,玩家再行棋一次,任選從己方有棋子的小洞再重複上述動作。 最後分投結束時落於己方小洞,若正對面的對方棋洞有棋子,則把方才該顆棋子與對方該些棋子全取走放進己方大洞作為分數。 玩家無法分投時,則必須放棄回合。 當一方獲得超過總棋子數量一半時得勝。

拔智慧牙记

上几个星期就开始牙痛了。从牙痛的位子猜测,应该是智慧牙蛀了。其实不知道为什么,大多数人都会觉得看牙医是满恐怖的事情,包括我。说真的,前阵子隐隐作痛的时候,因为还可以忍受,所以都不去理会。到后来,不痛的时候很开心,痛的时候真的想马上就见到牙医。可是我都没有在KL看过牙医,想起之前 幼幼的博文 ,说看过一个很温柔的牙医,赶紧向她询问。 打电话去诊所时,发现原来那牙医在我家附近的endah parade也有分行,迫不及待的就预订了当晚的时间。下班后就搭地铁到bukit jalil,然后走路去endah parade。一个人走路去看牙医,感觉还蛮凄凉的,而且心里害怕得很,比生孩子还怕。在诊所等了一个小时多,才轮到我。医生检查了一会儿,说要照x光来肯定。 照牙齿的机器还蛮有趣的。把头靠在架子上,然后机器会绕着头转一圈。、转的时候有音乐,音乐停时,就代表x光照好了。看了x光片,终于可以肯定是智慧牙蛀了。医生说我的情况还算幸运,因为蛀的是智慧牙而不是前面的牙齿。因为很多人的情况是智慧牙长歪了,牙与牙之间有空洞,导致咀嚼的牙齿坏掉。到时候就是能用的牙齿得拔掉,没用的智慧牙就留着。那时候是晚上了,所以医生说要另外安排时间动手术,只给了我一些止痛药。 出到柜台订时间的时候,发现原来医生的期好满,最快要等到六月以后才有时间。天啊!这么长的时间如何忍受呢?幸好第二天回office的时候和一个同事聊起,他就介绍我到endah parade对面的一家牙医,说他孩子都是看那牙医,技术非常好。于是我又火速打电话去问,很幸运的是等一个星期就有档期了。 手术之前还特地上网搜寻了一下,原来进化以前的原始人,头骨比较大,所以有足够的空间让智慧牙生长,可是我们现代人的头骨缩小了,结果智慧牙就变成多余,加上不够空间,所以往往就长歪了。智慧牙的手术其实有一定的危险性,因为靠近智慧牙有一条神经线,如果不小心伤到神经线,就会有可能弄到靠近嘴巴的脸颊长期麻痹。 手术当天老公特地请假载我去。等待的时候真的好怕。其实最怕的过程是眼看着大大的针往嘴里牙龈插。同样的等了近一个钟头才轮到我,一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护士们很忙的在各个机器上粘plastic。好奇的我就问护士为什么要粘plastic,护士说怕血喷到。这让我觉得手术加倍的恐怖。不久医生进来,拿着上次照得x光片向我解说,然后就很快手脚的帮我打两支麻